韩国电影《小姐》细思极恐的细节

 

今年韩国共有三部电影入选戛纳电影节:《小姐》、《哭声》和《釜山行》,之所以末者能够突破千万成为口碑之作,个人认为并不是整体素质要远高于前两者,更多的可能是受众面广、辨识度高。
  《哭声》7.2 《小姐》7.8 《釜山行》8.3
电影怒刷第五遍,将电影中可能会被大家忽视的细节贴出来,可以更好的揣摩的人物性格和情感。

  此和服要比小女孩穿的和服长,说明秀子被教训还是经历了挺长时间,童年时期她是有挣扎反抗。
  

  仔细注意,最后秀子走的时候说了一句骂人的话是‘numura’,这句骂人的话她是从淑姬学来的,淑姬刚过来被吓到时候,说了一句他妈的。此处可以看到秀子的可爱和内心对窗外世界的好奇、渴望。
  

  当她看到淑姬为自己拒绝骗子的时候,她笑了,这应该是真实的开心。整部电影中,也就只有淑姬让她发自内心笑过。
  

  

  对比上图和其它秀子笑的场面,秀子面对外人虚伪的笑是训练有素的,是标准的。这两个笑都出自她知道自己会设计陷害他人的时候,并带有强烈的嘲讽。不得不说,好美好美。
  

  这两个动作值得深思,前者是淑姬为秀子磨牙,没有下女经验的淑姬把秀子当做孩子来照顾,定然会让从来没有体验过女性关爱、母爱的秀子产生依赖感;后者是秀子问淑姬母亲死之前,是不是常常抱孩子,这个动作又再次显出了淑姬对母爱的渴望,和对女性世界的未知。不得不说,导演和演员在人物刻画细节上处理非常仔细。或者,秀子对淑姬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正如我之前分析的文章提到过,她已经超越了爱情,是完全对女性的依赖。
  

  看过影片的观众一定熟悉小姐额头上的印记出现过两次,一次是知道骗子过来要为他教授油画;这便是第二次她与淑姬分别。仔细品味,我们发现秀子是不会真实沟通的,当她有烦心事的时候,她会独自往窗外,沉思。这当然与她孤僻、幽禁的成长环境有关。
  

  

  

  其实电影中,为剧情反转埋下伏笔的细节有很多,但是我还想说一个细节,第一幅图是骗子带着他们逃跑,从划船到庙里成亲,大家要注意背景音乐,背景音乐是小姐和淑姬的专属背景音乐,这也成为剧情反转的线索之一;第二幅图,大家如果有印象,应该记得前面淑姬还在想是不是骗子处理法律纠纷拖延时间了,后面切换到这里,淑姬整理衣服走进镜头,之后便是她蹲下来看房间里面,她看的是谁?当然是小姐。然后骗子的出现让她惊吓,她与小姐那段隐秘而疯狂的亲吻。不禁思考,她在房间里面与小姐干什么?要知道淑姬不知道骗子在这里,出来还衣冠不整,再加上后面秀子亲吻时的迷恋,估计两个人在房间应该在行云雨之事。最后一幅图也可以佐证,秀子为淑姬换装,她是紧紧贴在淑姬腹部为她系腰带,再次说明她对淑姬的迷恋和身体的渴望。
  

  这幅图是姨母死后,秀子接替朗读。为什么要提这幅画呢?大家注意看秀子的脸,是侧头望向了台上,本人认为她是在望骗子。因为她在朗读过程中,发现新来了一位客人,朗读结束后,她便换成黑衣去进行了窃听。秀子长时间在这种环境成长,学会了伪装,学会了隐藏感情,也非常聪明,她应该是知道姨夫的习惯,每当新顾客到来,姨夫会和新顾客在图书室进行会谈,所以她在朗读一结束就去监听。
  

  此处,秀子是在对娃娃说,“你也进来吧”,然而淑姬误以为是在对自己说,搞得小姐有点愣愣的,看着她脱了衣服。这点不得不说,错的好,哈哈哈,后面的剧情我们可以联想。
  

  最后关于秀子,我最喜欢的,便是她对于感情的贞操的坚守,这里面所有的人物要想完整了解,必须将三部分的纵向看待,不能切割看待。秀子此时在自慰,淑姬此时在唱歌,结合两人的阴谋,说明两人已经商量好,如何应付新婚之夜,秀子告诉淑姬“我与你的歌声融为一体”。证据就是秀子用的刀是淑姬在图书室划书籍的小刀。
  秀子是电影中的核心人物,既简单也复杂。另外,该剧和BBC背景、故事不同,因此是两个独立的剧,无法比较。所以人物性格分析必须紧跟剧情和电影中的象征意义。另外朴赞郁自己也说过“他不是为了同性恋而拍摄这部电影,女同情节在里面他觉得也可以”。换句话来说,我们要用新的思维方式去打量其中的人物。如果是导演的角度,秀子与淑姬的关系是恋人,不如说是战友,高度融合的战友。
  
  接下来,电影中另一主要人物——藤原。围绕这个人物有两个疑问:1.他对待金钱、性、秀子的态度究竟是如何转变?2.他是否爱秀子。
  

  在弄清他与秀子的感情时,我们必须要弄清他与淑姬,在电影中,我们似乎感觉藤原和淑姬老早就认识,并且还熟悉;比如:藤原教淑姬学习吞吞吐吐的说话,最后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藤原将淑姬的手放在他的下体;淑姬被藤原叫到房间,淑姬躺在他的床上。不难联想,藤原和淑姬之前有过关系。另外,藤原在宅子里经常与女仆调情。这一切说明,在初期,藤原对待女性的态度是随意玩弄,发泄欲望,但他没有对性产生强烈冲动,也没有爱上任何一个人,金钱依旧至上。这段从他和姨夫的对话可以看出:
“身为贵族,怎么能抄袭别人画作呢”
“有一段时间相信自己的头脑、本领,热衷于游戏的时期,给靠近我的女人递葡萄酒,小钱都失去的心情”
  正因为如此,他可以一眼看透女人是否沉迷,那就是眼神是否飘忽不定。
  

  然而,第一次在图书馆听见秀子的朗读,我相信广大影迷记得那段意淫,他满脸喷血的表情,还有意淫画面中和姨夫的对话:
“如果把她给你你愿意为我付出什么?”
  “我愿意给你想要的一切”
  可是他是这里对秀子产生性的渴望的吗?不是,是强烈的征服欲。通过他与姨夫在图书馆的对话,他一下子就知道秀子是性冷淡的,是整个房间中唯一会拒绝他的人。之后,他的态度令我印象深刻:
  

  上图中,他在纸上画了女星裸体,并且卷成烟,自己抽了还说了一句:这是我对待美丽的方式。什么方式?征服。他第一次看到不为自己所动的人,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美的女人,要知道之前和他调情、做爱的都是女仆,是低人一等的。这里充满着朴赞郁导演说的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迫。
  所以,他过来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临摹画吗?不是,他这里和姨夫达成了另一笔交易,他知道姨夫想和秀子订婚,但是秀子如同尸体一般冰冷,所以他提出教她画画,教导秀子,让她变得温暖,这也是藤原为何可以自由进出的宅子的最佳解释,从这里,我们看到,之后藤原对待秀子总是动手动脚,一方面是他自己对待美丽事物的不自持,另一方面他企图教导秀子产生冲动。
但是,知道现在,强烈的征服欲并没有动摇他内心金钱至上的原则。
  

  这个图中,藤原说:你觉得我在意的是你的身体吗?我感兴趣的既不是你的眼睛、胳膊、臀部,而是你的钱。
那究竟什么时候藤原对秀子动了心呢?
  

  就是野外绘画,这里藤原的眼神面对秀子大篇幅闪烁,印证了他判断女子是否为他痴迷的的标准。他为秀子开始痴迷了,此时他想要的不仅仅是金钱,他更想让秀子逃出此地,成为他的人。
  他对秀子,究竟有没有产生一点对待爱人、妻子的感觉呢?
应该是有的,但是这个爱和淑姬相比是非常自私的。
  

  

  

  这里基本可以判断,藤原游戏人生、捕获金钱的态度自遇到秀子以后转变成得到秀子。首先,在进入疯人院之前,他就拿到了金钱,所以这里还有什么愿望没有解决?秀子。
  这里的对话很有意思,也为后面他与姨夫同归于尽埋下伏笔。
  很令人诧异的是,他一个戏弄女性的人竟然为秀子安排了如此豪华的房子,也第一次问一个女人“感觉你还是挺喜欢的”,这是他第一次开始关注女性的主观感受,并提出了第二次结婚,因为他知道第一次结婚是为了金钱,第二次结婚为什么呢?
  至少是有爱的,不管这个爱是因为性还是美丽。
之后,他说:天真在我们那里是违法的,所以不管我出于爱小姐呈现出什么状态,都不要觉得我可怜。
  秀子问“骗子难道不会爱吗?”
藤原陷入了沉思。
  我个人认为,此时藤原应该开始对秀子产生了爱的感觉,但这种爱是建立在获得金钱和征服她享受性欲的基础上。最好的佐证就是他在酒店里,又对秀子产生了征服式的做爱。
他开始在乎女人的喜悦感,但是他错了。他以为强制性的关系会让秀子产生喜悦感,也以为秀子此时对他产生了感觉。所以他急忙想把秀子变为自己的女人,这个途径就是通过性。

  最后,他为什么被姨夫抓住?他为什么选择和姨夫同归于尽呢?
我个人认为,是他发现他终究无法征服秀子,自己产生了爱的感觉却发现对方在骗自己,而这一切毁灭式的源泉就是——上月。
  所以,他也是可怜的。

剩下的人物就是佐佐木和姨夫。
之前的文章已经分析了姨夫就是性无能,他通过各种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意淫,满足他的幻想,一个喜欢肮脏故事的老头子。只要任何人侵犯了他意淫世界,他可以疯狂致死。佐佐木夫人呢?电影中佐佐木夫人是能笑的,但是啥时候会笑呢?
  

  

  就是姨夫以变态语言训斥秀子、虐待姨母的时候,这真是一对变态夫妻啊。姨母的快感产生于虐待,可能是因为常年没有性生活、无子,因此性快感通过虐待来获得的原因吧。

  

  图一是姨夫看到藤原面对美丽的秀子惊慌失措之后的表情,那表情是厌恶和讨厌,他不愿意自己从小培养的尤物被其它男人觊觎,哪怕只是表达一下赞美之情。
图二是藤原说佐佐木也会无法拒绝自己时,姨夫的表情是愤怒、厌恶,但是他很明白佐佐木的确会,“我和你的答案是一样的”这句话值得深思,他明白佐佐木面对藤原的诱惑也是无法抗拒的,为什么?结合之前的分析,性无能的自己无法给佐佐木性生活,佐佐木对于性生活是极其渴望,生理是非常压抑的。这也为佐佐木夫人如此病态做了圆满解释。

  另外就是宅子的其余人的生活。
宅子主人是病态的,毫无疑问宅子的侍女和其他人会正常吗?

  

  不得不说,秀子的成长环境是完全畸形的。侍女说话语速之快,完全非正常人表现。
  第一幅图,侍女们也觊觎抵达府上居住的男性,这侧面反应出整个宅子几乎不近男色,除了晚上秘密举行的宴会(这个宴会举行非常隐蔽,又在深夜),这一个小细节也刻画了女性的性压抑,另外琼珂和伯爵发生关系是如此的激动,看得出来,导演刻画的女性身心都处于极度压迫。
  第二幅图,侍女的嫉妒。前文也已经分析过了,秀子处于一个男人意淫,女性嫉妒的环境,甚至很有可能自身的侍女成为佐佐木夫人的线人。

  ——————继续分析
  接下来想再说说姨母,姨母演技也是逆天,非常惊艳。
  

  

  姨母是个怎样的存在,两个人同病相怜,对于秀子,姨母是能够产生母亲幻想的唯一实物寄托;对于姨母,因为精神问题,她对秀子如同卵巢,只是繁衍的温床。
  1.姨母之死?
毫无疑问,姨母是被迫与章鱼媾和而死,我个人倾向于窒息而死。对于她的死,还有个细节是第二幅图,电影说“姨夫说是来自日本富士山的樱花吸走了她的灵魂”。这个“吸”字最好体现姨夫的变态,也侧面反映了是章鱼,生活在意淫世界的姨夫,肯定将章鱼视作圣物,比作樱花也不为过。
  2.姨母为何会疯魔?
  同样是面对姨夫、佐佐木的折磨,为什么姨母的状态近乎精神病。我还想给点另外的细节,这点主要原因取决于姨母是从成人开始教化的,她是明白成人之间的交合。这点决定了她与秀子的不同,秀子从小的教化,是直接对男性无感,但是姨母是有性冲动的。所以敢肯定,每次的朗读姨母都会有生理反应,最好的佐证就是她死前的试读,看着秀子擦了汗。
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使得姨母消耗特快。基于此推测,姨母知道姨夫是性无能,这也是解释了为何进行章鱼媾和(也有可能是姨母再次逃跑),姨夫对待姨母的方式不同于秀子,他自身对姨母有强烈征服感,即使糟蹋也不为过。

  ————继续补充
  为了让藤原人物更完整,我觉得还有必要再更正补充。
  1.藤原为何被抓住?
信中说,这是我送给尊敬的姨夫的礼物,并且捉伯爵的人是看起来比较次等的货,这说明人就是秀子雇佣的。这点不得不佩服秀子的聪明机智,果然多年来城府式的培养,让她手段机敏。电影结尾,姨夫拿起信件,信中有句话:“我也感谢这个人在千万个女孩中把淑姬带到我的身边”,这句话暗指藤原与自己相勾结,暗度陈仓,帮助自己逃跑。秀子肯定知道,帮助自己逃跑的人一旦被抓住后果不堪设想。而最后的逃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最后她自己牺牲如此之大,参考之前她几乎不会让男人碰自己。
  2.藤原为何选择与姨夫自尽?死亡最后时刻情感是否发生变化?
  我个人认为藤原最后选择同归于尽最主要原因是自己无法征服自己想要的女人,征服感让他选择自取灭亡。藤原最后也说了:我要的根本不是钱,而是无论什么价格,随意点葡萄酒的态度。这很能看出藤原作为男性社会的代表,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征服欲是无语言表的。最后,他发现一切都是假的,自己还是没有征服到最美的东西,而他将这一切归咎于上月。
  面对上月问和秀子初夜如何?
这里最能体现男性对自尊的维护,自恃强大、和对女性的征服。他说:这是我的新娘,我和她的夜晚怎么能够告诉外人。
他根本没有与秀子做爱,秀子滴血并非性爱,可他故意在上月前遮掩。
  但是,最后死去刹那他才明白过来,秀子,爱的根本不是男人,而是女人。一方面,他醒悟自己根本无法征服秀子;另一方面,一向强势的男性竟然输给了低下、柔弱的女性,他,要杀掉的人,根本不是上月。这种征服感在最后变得可笑和虚弱无力。
正如,逐渐模糊的藤原,一脸嘲讽的秀子。
  
  8.5日持续更新
  在刷了第六遍以后,我将来细扒(秀子+淑姬)的感情线,因为说句实话,小姐这个角色非常复杂,情感是多变的。
  个人认为这并不是一部真真意义上的女同片,导演希望达到的目的也不主要在于此。但整条百合线还是有许多细节值得我们去推敲。初看电影,又要兼顾字幕,再加上大段的性爱场景,我们往往会忽视了感情线的递进,两位女子究竟是如何打破芥蒂、相爱到无比信任、最后到深度默契的呢?毋庸置疑的是,秀子是推动双方构建信任最主动的那方。
  秀子最痛恨的人是哪种类型?是觊觎美色、发泄欲望的男人吗?不是,是骗子。因为她的整个人生可以说活在巨大的骗局之中。淑姬来了,她知道她就是骗子,所以一开始她对淑姬是戒备,再加上本人暗黑性格,带有调戏、整蛊、嘲笑色彩。
  

  第一幅图扮鬼事件。真相在——这不是睡在秀子自己的床上,而是女仆的床上!!在秀子的视角里,她对刚来的淑姬印象是傻傻的、天真的,说明他有着成人般的成熟,一眼可识人;深夜扮鬼吓唬淑姬,学“他妈的”骂人语这一下子就暴露了秀子的恶趣味和对外界世界的好奇心;睡在女仆床上,再次彰显了自己操控全局的自信。
  

  

  

  

  四幅图是初见读信。
  “你不会说空话呢”这是秀子结合头天晚上的情形给出的最简单的评价,换句话说——看来你不是一个合格的骗子,我骗你根本就是轻而易举。这和淑姬认为秀子单纯天真,容易欺骗如出一辙。
  第二幅图秀子让淑姬读信,她明明知道对方就是睁眼瞎,还再次让她读信,戳破她的自尊心。这个时候她的脸上是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和对待男人一样,冷冰冰的。佐证就是她在纸上写“秀子,伯爵夫人”。
  第三、四幅图“你偷窃也行,骂我也行,但是不能骗我”之前分析过宅子里面的侍女,畸形充满妒忌,加上秀子肯定有夜晚从孔中偷窥的习惯。之前的侍女一定是欺骗她,偷窃东西,夜晚骂过她。后面更具戏剧性的是,当秀子满口答应,她就问“你认识伯爵吗?”这是赤果果的试探、玩弄、检测。
一直到这里,秀子对于淑姬是戒备、玩弄的状态。
  接下来磨牙事件我认为是小姐动摇自己对淑姬的固执看法。
  

  

  这个表情想必大家都印象深刻,但要与秀子看娃娃的表情相比。后者才是真真放松的状态,前者究竟是什么内心活动呢?除了感受到淑姬母爱的关怀,我认为歉意也是从这里开始萌芽的,所以这个环节是动摇的开始,动摇她对淑姬骗子身份的排斥,但追求自由、设计骗局的操控心理依然是主导。
人,一旦开始动摇对另一个人的道德偏见,也会下意识的改变自己的行为。从这以后,秀子对淑姬都是试探、计划行为,没有了整蛊恶趣味、强烈的敌对情感。
按照朴赞郁的风格,必须要有性啊,性呢?从秀子的视角,她看了淑姬抿嘴、淑姬脱了自己的衣裳,她开始对女性身体有了好奇之心。
  

  此处,是最值得探讨的蓝宝石事件。两个问题必须要清楚。
为什么要安排蓝宝石事件?从伯爵的信和试耳环,是坚定秀子对金钱的追求,激发物欲,保持计划稳定性。目的达到了么?达到了,淑姬内心说:反正等你进了精神病院以后,这首饰都会是我的。
  为什么蓝宝石变成了尖晶石?此处有两种解释较为合理。
  1.伯爵见钱眼开,之前已经分析,伯爵一开始到来就是为了钱,私下将蓝宝石换成了尖晶石,毕竟是女人用生命追求的名品。本来以为秀子不会说,结果秀子一句话戳穿,出卖了自己的队友,并还以姨母教我识别的,说漏嘴,越描越黑。说明秀子真心单纯,不善于说谎。
  2.本来就是尖晶石。秀子故意说成是蓝宝石,加强淑姬对物质的占有欲,保证计划成功实施,结果没想到她知道如何分辨尖晶石和蓝宝石。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第二种说法,首先从动机分析,剧情发展这里,秀子对于计划成功的野心仍旧很强,后面解释更符合腹黑剧情,导演安排两种视角切换,就是想撕扯真相,否则不会在切换场景下,还用很大时常去着墨(之后会分析)。另外,佐证的就是第二幅图,这是秀子的视角,当淑姬在给她说工匠也认不出的时候,她一副“一切我都明白,你说啥我都知道”表情。另外秀子问“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句话的演技是惊讶,这也是真实流露,她的确是被惊讶到了。
  

  

  紧接着,这里我觉得是导演再度切换剖析视角——性。磨牙若是性好奇的开始,试耳环便是秀子对女性身体的激发。
  1.如何证明此时小姐的流露是真实想法?
换耳环之前,小姐是喝了酒的,既可以酒后吐真言,也可以让她胆子变大,这也为她说“终于明白伯爵说的为何在睡前想到这张脸”;另外,秀子视角第二部分中,关于该场景戳破真相的话是第二幅图,你真的像个小姐了呢,这场景着墨时间段,和第一部分淑姬的视角完全一样。说明,此时小姐对待淑姬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感情流露
  2.真实心态下,小姐流露了什么内容?
  如同淑姬,淑姬一开始就认为小姐是美得不可方物,如同女神一样的存在,她对小姐是有一定的占有欲的,这里的裸戏,她觉得小姐更加美,并产生了摸的想法;同样,从性方面,小姐应该也产生了对淑姬相同的想法。
整部电影中,只有淑姬、藤原是有较多心理活动,秀子完全没有,这是符合人物性格设定的。如同一句话“小姐总是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金兰是不理解的。”所以,如何更好体会秀子的内心活动,便是淑姬。导演其实是借淑姬的口说出了小姐内心的想法。不同好奇,秀子此时,也被淑姬唤起了性渴望。
  

  

  对于秀子来说,她一方面对淑姬产生了性渴望,这对于她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是衡量她会爱上一个人最重要的标志;另一方面,在和淑姬的相处过程中,她是感觉到淑姬是单纯的,不用过多戒备,所以她开始放下戒备。最有代表性的是秀子开始教淑姬识字。你要知道,她最初是如此戳破淑姬的自尊心,更何况教她识字对于自己和藤原书信来往无疑是障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秀子从小生长环境是缺爱的,她对人的依赖是极度致命,这也决定了她感情敏感、渴望回报、不会沟通。所以,她可以为了爱人做任何事,甚至去死;但也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背叛;她不会沟通自己想法,写在心里,爱的卑微。
  第一幅图中,秀子两次瞥向淑姬观察她的看法。她看见了淑姬的呕吐状么?必然看见了,或者用余光瞥到了。为什么瞥呢?自己有感觉了,也希望看对方是什么回应。
  淑姬呢?此时的淑姬,面对内心的不爽,我认为这个不爽来自于她对小姐的可怜,还有内心强烈的是非观,对骗子的鄙夷。但她依旧对秀子面带微笑,她反抗还没有正对秀子表达,目前只是背地里。
  

  

  

进一步,是非常著名的采蘑菇事件,但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小姐确定自己爱淑姬的事件。
  对于秀子,她放下戒备后,开始和淑姬交流心声。再次声明,淑姬真的很单纯。
  “小姐,自从伯爵来了你的脸都变红了呢”
  “我的母亲在一间很大的房子悬…..” “自尽了和我姨母一样?”
  “恩”
  两段对话,淑姬都以大声的假笑的来掩盖自己内心的心虚和不知所措。这完全与千事万事藏心底的小姐不同。
  很明显,小姐这个时候对淑姬产生了伙伴的感觉,但注意此刻的表述是问句!!!!并且有捂脸的经典动作(之后会分析,此动作很重要)之后,小姐和伯爵应该是淋雨回到了客房(详见第一幅图,小姐头发打湿);淑姬在外面窃听,并非常生气伯爵对她的所作所为。淑姬内心情感变化了吗?变化了,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她对鞋子的态度和发闷气的方式。
  还记得第一次正午去叫小姐吗?那也是下雨,可她穿了鞋子,最后就是用衣服擦了擦;而这次,同样面对下雨,她是直接打赤脚也要保护鞋子。象征着小姐在她心中的地位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生闷气从最初的“感觉到不好意思”——向伯爵呕吐、心里骂——演变成轰隆隆的生气。
  剧情发展到这里,敏感的秀子通过偷窥,知道淑姬在生闷气,可是台词也说“为什么”,她不知道秀子为什么生那么大气?
磨牙事情,是她动摇自己的心,行为变成了探视,不再敌对蛊;这次蘑菇事件以后,秀子看淑姬的眼神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化,开始有感情了,她的试探行为发生了本质变化,伙伴感觉出来之前,她的试探类似于考试,测试她复杂程度,目的是为了计划的成功;之后的试探,是她希望双方可以坦诚的试探。
  

  

  野外绘画。
  这个场景是三方感情的确立情节。
  一方面,淑姬不开心,和正义小天使爆发生气不同,她是占有欲遭到侵犯而生气。她急匆匆跑回去拿油画,大老远就在喊“老爷\小姐”,行为也变成了保护。生气方式呢?她直接将不满发在了小姐眼前。第二幅图中,这是秀子的视角,淑姬愤怒的走开了,离她而去了。
另一方面,这次绘画也让秀子彻底弄明白了。之前她问“为什么她轰隆隆的表达自己的生气,夜晚起来叹息”这里她有了答案“每次自己和伯爵见面时,淑姬的眼神直接写着不喜欢”。秀子心里有了答案:淑姬因为伯爵和自己亲近而生气。可是,淑姬面对自己的不喜欢,采取的什么方式?离开,决绝的离开。
  第一幅图中,秀子的感情复杂。有着对淑姬深深的歉意、也有双方都有情义却被骗局所困的心痛、无法坦诚的悲伤、也有着害怕淑姬离开自己的惊恐。
所以,结合之前的分析,野餐绘画是三个人都确定感情的重要节点。伯爵迷上了小姐、小姐淑姬感情产生实质性变化。
  

  伯爵说的这句话可以侧面反映出秀子在淑姬心里的地位“如果你再次表现出不爱我的状态,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退出”,要知道,伯爵看人是非常准的。
  

  野餐绘画之后,发生了事情?
秀子在朗读百合交欢的场景时,带入了淑姬,引发了自己唯一一次的性欲。这也更好的佐证,生理反应的朗读画面为何安排在野餐绘画之后,而不是伙伴场景之后。
野餐绘画秀子是彻底清楚自己的感情,她明白秀子是可以引发自己感情、性欲的人,也明白自己舍不得她离开自己。
  但是,现在的状况是什么呢?两个人因为伯爵渐行渐远。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情节。重点在于两人发生关系的对话不是场面。
我将会一一分析。
  

  

秀子扯断了铃铛。说明敏感的秀子急于修复这段关系,有多急?秀子说“我都来了,你都不来看我一眼?”,秀子之前在朗读,这句话看得出,秀子很生气,可是却不愿意两个人都僵着,紧接着让她陪自己睡觉。
  接下来,不得不佩服金敏喜演技。
  

  “那个人向我求婚了”,仔细看,你会发现,秀子说这话之前眼神长时间在不断闪烁(闪烁这个眼神处理非常到位)。秀子提此话题的动机当然不是转告,而是另有目的——试探。所以闪烁眼神是她内心此刻心虚、别有动机。
  

  此处,秀子开始陈述事实,“这个月十五号…….”秀子再说这几句话时,眼神是很实在的,不闪烁。一方面透露出事情是真的,另一方面透露出她对伯爵没有感情。
  我们都说秀子善于隐藏,伪装,撒谎。可当她面对自己内心真实感受的时候,她其实不善于说谎,闪烁的眼神出卖了她。
  “那你怎么跟他说的?”
  “不知道”小姐眼神没有闪烁,这句话很有可能是真的感受。她自己也被这个骗局折磨着自己,不知道是否还要把计划继续下去,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和淑姬的关系。后来,伯爵气急败坏的说“如果你再次表现出不爱我的状态,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退出”,更能看出秀子一直处于纠结之中,秀子此时的不知道是真实的。
 

  “为什么呢”
  “因为害怕”
  “害怕你的姨夫吗?”
  ”害怕伯爵”
  说害怕的话题时,小姐的眼神不断闪烁,她又在撒谎。她真的不怕姨夫么?不是吧,她这一辈子最害怕的人就是姨夫,每当想起姨母逃跑后的后果她整个人都战栗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话题指向伯爵呢?是因为想通过自己对伯爵的害怕,让淑姬做出选择,说真话,对她坦诚所有的一切。
  可惜,淑姬又违背心意了。
  秀子有些失望。
  

  这段话真的是说伯爵吗?不是,秀子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害羞,眼神闪烁。她说的就是淑姬,她安慰自己,捧上自己脸的一瞬间。她当时脸红了,并有着异样的感觉。
  之后她问男人到底想要什么。。。。
  我个人认为,秀子此时就是想和淑姬体会感觉。这么多年,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从书上看到的,她看到如此多的男人面对女性,欲仙欲死,她内心一定有好奇,但重点在她好奇的思维方式。换做正常人,我们好奇——男女性爱究竟有怎么样的魔力,如果这样思考,我们会对男性产生极大的
兴趣。可是长期压抑、男权式的教导让秀子屏蔽了对男性的体验感,她内心独白一定是:女性究竟有多美才会让这些男人脑海里一直想这件事?
  此时,淑姬到来了。带来的不仅有性,也有精神上母性关爱。
  朗读会上,说明淑姬是唯一一个让她稍微体会到这种感觉的人。所以,她想尝试。
  淑姬亲吻她后,她一把搂过淑姬的脖子。这一切证明她是如此渴望。
关于闪烁的眼神,还有一个细节。
  

  伯爵说:“女人怎么都这样?是因为可怜她才这样的吧”秀子眼光闪烁了,再次证明,只有面对真实感情,她才不会伪装。闪烁的眼神出卖了她,是可怜吗?她好像从来都没有可怜过淑姬,是因为她爱淑姬啊。
  

  

  之后秀子试探更明显了,一句“就算不是他而爱上的是别人呢?”她多么渴望此刻淑姬对她坦诚啊;后面她进一步显示出自己的可怜,博得淑姬的坦诚,她用了一个词“一无所有”。面对自己爱的人,她卑微到如此,她一生中从来没有得到什么,感受到爱。可是自己宁愿为了淑姬而舍去自由,淑姬却还是选择了财富。这对秀子是最大的打击。十几年黑暗生活都扛下来了,因为淑姬一句话就选择轻生。
  PS:这段金敏喜演技真是太好看!!!!!!!!!!!满含泪水的决绝和愤怒。

  这部电影一如既往地充满朴赞郁风格,场景压抑、黑暗;人物性格扭曲;主旨突出反抗、欲望和色情,再次将人性挖掘到了极致。最值得称赞的是电影画面,几乎每一帧都堪比精致油画,构图严谨,细节考究,充分展现了中西方文化;叙事反转、衔接处不落窠臼,结构紧凑;另外,女性问题、男权社会和阶级冲突的展现使得价值观层面得以延伸。
  不过,电影最大的败笔在于过多炫技、欠缺平衡感。1.男性女性的对抗失衡。衡量电影笔墨最基础的是电影时长,第一部分,以侍女为视角的画面中,秀子和骗子的对手戏、侍女与骗子的对手戏远多于女性与女性的对手戏;第二部分,秀子回忆过去及阴谋的铺陈,导演更加注重构造男性压迫、意淫女性场面,女性的反抗却更多体现在特定画面、标志,比如抽打骗子、秀子身着绿色和服朗读女女交欢场面、姨母上吊等。以乱伦、监禁、暴力等手段作为男权社会象征是导演一贯手法,熟悉男性场面构造的导演明显女性角色挖掘的力度不够,造成这部并非以复仇作为主旋律的电影更多是感官的刺激;
  2.性欲场面的失衡。此失衡体现在深度。一方是男性集体的性无能,只能依靠色情朗读、情欲工具、或者暴力压迫来满足自己的猥琐欲望;另一方面是女性之间的自然情爱,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解开的纽扣、一次撩发就可以干柴烈火、欲仙欲死。但如同角色的死亡一样,如果不到命运的逼不得已,设计主角死亡是无法彻底与观众达到共鸣,情爱也是如此,电影剧情决定了男性的性发泄是不需要依靠更多剧情、力度,只要欲望在,意淫就在;但是女性不同,首先她们要有反抗意识的觉醒,这个觉醒是不借助外力的,是出自平等的爱,因此性爱发生更需要剧情深度和情感力度。但在我看来,导演仍旧在用直男角度拍摄女同情节,所以导致觉得女性双方的情感彰显不够,三段性场面,个人认为第一段具备足够理由,最后一段最显画蛇添足,甚至电影中两人一次十指紧扣这些含蓄场面都比性爱有更好的冲击力;
  3.演技失衡,以河正宇、赵震雄为代表的男性演技碾压金泰璃、金敏喜,本来女同情感不够张力,金泰璃和金敏喜对戏更显重要,但明显金泰璃的演技无法与金敏喜对抗(不过作为新人已经不错),记忆最深的是秀子自杀前沙发上的戏份,金泰璃过于单薄。
  可是电影功力仍然吊打国内导演。
  接下来,深入探讨一下电影中角色和容易忽视的细节。电影最大快人心的就是真爱战胜过了利益,完成了逆袭。作为没有看过BBC《指挑情匠》的人来说,第一次看这部片子还是非常震撼的,甚至更喜欢韩版。
  最核心角色是秀子。你当她是纯洁天真的闺阁小姐,谁知她是深谙风月的情欲工具;你当她是禁欲的冰山美人,岂料她点燃便激情如火。金敏喜在里面既艳情透渗又单纯清丽、既枯木无心又美艳撩人。
  1.她在姨夫的教导下童年究竟是怎样度过的?姨母自杀,她问为什么姨母双眼紧闭,下体干净,之后姨夫带她进入了地下室。在地下室里她肯定看见了瓶瓶罐罐,收藏着男女的性器官,看见了巨大无比的章鱼还有一些刑具。我们联想,姨母死后绝对不会是安葬,而是被解剖、收藏,所以秀子如果自杀,她也能窥探到自己的未来;在朗读训练中,姨夫说你是时候进行一些训练了,然后讲了德国训练方法,秀子肯定也进行过这样的训练,就是如狗一样被铁链栓住爬;在骗子面前,姨夫将秀子的裸臀鞭打以后给骗子看,进一步联想秀子绝对不是穿衣服做做声优、COS一下那么简单,对于有要求的顾客,她肯定如同器物一样给人观看,再现书中场景。
  2.秀子为什么会爱上淑姬?她对待生命和爱的态度?毋庸置疑,秀子弯的彻底,长期的教导让她对男女性爱完全冷淡,对男性完全厌恶;极度缺爱,没有体验爱的人对爱其实没有任何既定观念,这更加决定了她爱上淑姬的可能性。最明显的是手中的娃娃,只要在卧室她就会一直抱着娃娃,这既是对母爱的依赖,也是对自由的渴望,但是当她被淑姬劝说“母亲肯定都会很庆幸死前生了孩子”,她内心彻底对淑姬产生了依赖和伙伴的感觉,之后的场景中再也没有出现过娃娃,这说明她的爱产生了转移;证明爱的对象的就是相框,她将母亲的照片换成了玉珠。房间里随时准备的麻绳、偶尔会吊在樱花树上,这展现她枯萎无渡、一潭死水,可是十几年肮脏绝望的生活她也没有选择轻生,当淑姬违背心意,选择财富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去死;和骗子的相处,她始终保持自己的贞操。这更让人惊叹,肮脏猥琐的欲望漩涡仍然让她保持对爱情的崇高向往,这也透露了秀子的爱是极致的,但也是脆弱的,不能背叛的,否则极度致命。
  对待生命呢?小时候,因为朗读这些内容她说自己不是坏女人,看见姨母朗读她眼含泪水,秀子是有情感的,也是有是非观的,十几年的监禁并没有让她失去对世界的基本判断,没有疯魔,如同姨母,秀子有着坚韧的生命力;她在和淑姬相处过程中,给她穿自己的衣服、鞋子,同寝同睡,还为她系鞋带,她内心对待世界是平等的。
  2.淑姬
  淑姬开场便说:如果我有奶的话,我肯定会喂饱他们;她替姨母梳发,姨母告诉她母亲上吊前说的那番话(这番话可能只是姨母善意谎言);临走之前,姨母将最珍贵的发簪给了淑姬。这三个场景充分表达了淑姬内心充满着爱,体验着爱,她对人生的态度是积极的;同样,她也是极度自尊、要强的女性。她对待感情敢爱敢恨,对待人是黑白分明。
  那为何秀子爱上的就是淑姬?有两个场景我们可以对比,第一是骗子和琼珂做爱,明显,琼珂嫉妒秀子美貌;第二是骗子第一次和秀子在餐厅见面,骗子嘴巴结巴,凳子倒地,当时镜头扫到了另一个女仆,她看到骗子的反应也是噘嘴。这说明秀子的生活环境,男人是无限的欲望,女人是绝对的嫉妒。这样,联想,之前的女仆肯定从未尽心尽力,亦或可能成为了佐佐木夫人的线人。只有秀子说了:我是替小姐工作的。这样的坚决和忠心也会让秀子产生依赖;更多场景也体现出淑姬对秀子的保护欲,多次的窥视镜头、换油画时的狂奔、奔跑时为她叠箱子。淑姬在爱情里的状态是勇往向前,如同骑士一样保护自己爱的人。可惜的是,电影在感情方面处理还是不够细腻,新人演技欠缺。
  3.姨夫的人物设定
  几个点都可以看出姨夫毫无疑问是性无能。
  1.姨夫和佐佐木夫人没有生育孩子。两个夫人都没有孩子,并且还想方设法将自己姐姐的孩子拿来抚育,这是性无能的最常表现。
  2.姨夫最后结局和骗子的对话,看得出他对秀子充满着渴望、在脑海里意淫过许多遍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和秀子发生关系,这作证他性无能。
  3.电影中出现过N次的章鱼,章鱼在性爱文学中是性欲强的表现,他让骗子模仿这本画,拿出去拍卖,说明他本人对这本画是极度喜爱的,迷恋的;更何况当时秀子给玉珠在图书室看的第一本书就是这本书,这说明他也让秀子为他读过许多遍。如此迷恋章鱼,再次说明内心渴望
  4.秀子在朗读时,台下男人都有生理反应,唯独姨夫没有生理反应
  5.秀子第一次闯进图书室,姨夫吃了一颗药,当时秀子是跪在地下,这也反映出这个药一方面可能是壮阳治疗的药,另一方面他可能在猥亵秀子,比如抚摸,看之类的。因为,他是如此渴望秀子,不可能不对他有任何行为。
  6.另外电影一开头,骗子提到姨夫是靠贿赂进行翻译书籍,然后一路发家致富,还有了金矿,不难猜测,姨夫翻译的书籍很有可能就是黄色读物,说明姨夫还没有娶姨母之前就已经对性产生了偏执,这很有可能就是先天不足吧。

8.23号
期待高清完整加长版,出来后将会再次分析。
昨天看了非高清完整加长版,总体而言秀子与淑姬的戏份多了许多,将人物性格构造更加完整。

  
  

  
  

  
  
  

  

  
  

  

  
  
  
 
  
  
  
  

韩国电影《小姐》细思极恐的细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