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学历歧视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所谓原始学历,又称初始学历,是第一学历的一种,第一学历指由各省市原第一教育局颁发的国民教育序列的普通全日制学历,以前(计划经济背景下)普通小学、普通初中、普通高中、普通高校(含普通中等专业学校)的上级是各省市第一教育局,毕业时的学历是由第一教育局颁发,称之为第一学历,一般理解一个人在参加工作前和读研前取得的最高第一学历为原始学历。

其它继续教育形式则是由各省市第二教育局负责,颁发的学历则称为第二学历,指的是非脱产学习形式获取的学历。第一学历可以说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当时的学历可以分清楚出身,例如一个接受了普通大中专教育的大中专毕业生,一定是有干部身份的人。而当前的社会环境而言,特别是以岗定薪、企事业单位聘任制度改革的逐步开展以来,这个干部身份越来越不重要。市场经济条件下,私营企业、外资企业、三资企业都强调毕业生的专业能力,而部分国企事业单位强调第一学历,这是由于两者的体制背景不同导致的。

1999年中国大陆大学扩招后,并无第一学历的说法,也无原始学历、初始学历的官方提法,”第一学历”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

寒窗苦读20余年,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戴上博士帽,却因本科”出身”非211、985等知名高校而被用人单位拒之门外。2012年10月13日华中科技大学一位应届博士毕业生在校园论坛发帖《谈本科非211、985的博士找工作问题》,痛陈部分招聘单位唯”出身论”的用人标准,一时在高校引发大讨论。

在帖子中述说了自己或同学经历的几次涉嫌”原始学历歧视”的求职:中船重工某研究所的人事部门负责人表示,其单位搞的是科研,本科非211高校的博士不行;中南某设计院招聘,要求第一学历和最终学历必须均为211或985。

一群本科非211、985的人来到华科读博,他们同样承受着A类、B类、SCI论文的压力。希望有一天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科研实力清洗掉自己人生的”污点”。能取得博士学位,就是对一个人科研能力的肯定。到任何单位求职,个人能力才应是关键因素,用人单位如此”查三代”制造就业门槛,容易抹杀不少人多年的努力,埋没有能力、有志向的年轻人。

一位华科大在读博士:担心等自己毕业时,用人单位的门槛已经抬高到了211之上。有人甚至跟帖调侃:为了保证自己的小孩以后读书、就业不受歧视,恐怕从幼儿园开始就要上重点。

个别单位的应聘条件中也注明了这样的”特别条款”:哈尔滨一所省属大学的外语学院俄语专业教师岗位,甚至指名要各学历阶段都毕业于北外、上外的博士。不仅是博士,华中农业大学招聘辅导员,对硕士学历的求职者也提出了类似要求。

计划经济时期,作为计划经济产物的”第一学历”是为了分清阶级出身(如接受了大中专教育的人,一定是有干部身份的人)或者在一定程度上是身份的象征。二十年前(1999年扩招前),中国的大中专教育都是精英教育 ,1999年起大中专院校连年扩招,大中专院校尤其是本科毕业学历的人越来越多(大众化),于是用人单位的门槛抬高到了211、985之上。

现阶段,因教育体制、高等院校及学生自身等诸多方面存在众多问题,致使”原始学历(第一学历)”情节依旧存在。

客观来讲,我国的本科教育还存在相当大的问题,很多学生经过了高考,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开始显现出自身的惰性,入学之后,缺乏自控能力,对专业知识不能较好的学习,而学校的教育方向也有问题,仍停留在最初的学术上,照本宣科,使得毕业生缺乏实践能力,以致于毕业之初在社会上很难找到适合的工作。这个问题在我国的许多高校普遍存在。

由于目前高校连年扩招,学术水平较低大学的硕士点、博士点的盲目增加,以及上级监管不严,造成证书滥发等诸多原因,学历在不断的贬值之中,这为”原始学历”情节的滋长提供了土壤。

越来越多的博士生毕业人数和数量一定的就业岗位之间的矛盾,是造成”本科出身论”的主要原因。

在中国有2000多所高校,其中211工程高校仅112所,985工程高校仅39所。”第一学历”歧视会造成一种恶性循环。我国高等教育自身发育不良,教育同质化问题突出,高等教育院校在人才培养、专业设置、课程内容、评价方式等方面趋同。学历歧视会成为考生择校的风向标,造成高校实力排位上的”马太效应”,既不利于高等教育的发展,也不利于扩宽进贤之路。在教育专家看来,用人单位希望”优中选优”而人为规定研究生的本科就业门槛,可能会加剧中国学生和家长的”名校情结”,这样不仅对基础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贫困地区学生不公平,长此以往,也会令升学焦虑愈演愈烈。

无论是以前的强调学历还是现在的强调”第一学历”,其本质还是对学历的崇拜,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真正的人才的脱颖而出。

对选拔人才设置过多限制(第一学历)不是真正的竞争,是一种自我封闭,堵塞人才成长之路,其危害不可小觑。打破人才身份、学历类别的歧视,只要有才华有能力,就要大胆起用,发挥他们的聪明才干造福社会。 若不以识才的慧眼广开进贤之路,任由歧视在社会中野蛮生长,戕害的必将是国家人才培养的良田。

将非全日制教育文凭(第二学历)一棍打死,挫伤接受继续教育积极性。

对选拔人才设置过多限制(原始学历、第一学历)不是真正的竞争,是一种自我封闭,堵塞人才成长之路,其危害不可小觑。

共青团中国人才栋梁工程的罗琳认为,即使本科不是重点院校,但如通过自身努力获得研究生学历,说明其在学习能力专业水平方面与其他同学没有差别,不应区别对待。而且社会上很多成功人士”原始学历(第一学历)”也不是很有优势。

原始学历歧视和第一学历歧视,是”家庭出身”这把枷锁在今天的翻版。在某种意义上他们都表明的是”过去时”,过去无法改变,但后来可以改变。比尔·盖茨的原始学历连大学也没毕业。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原始学历”只是参考,更应该注重的是”现在时”。原始学历高的人当初确实知识学得多,但也不能因此否认原始学历低的人后来就一定学得少。

人才是一个发展的动态的概念。现在知识更新如此之快,人人都要不断”充电”,跟上时代的步伐。过分强调”原始学历”,不重视实际的知识水平,会埋没和浪费一大批有真才实学的青年。 非全日制教育(第二学历)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现代社会是飞速发展的社会,知识的更新换代日趋频繁,对干部的继续教育十分必要。然而,要求所有的人完全脱岗进行长时间的全日制教育是不太现实,这存在时间与经济、家庭等各方面因素的制肘,因而,应当允许干部的进行自学和半脱产进行学习。但是,学习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获得能得到社会和国家认可的文凭—这种资格的认定,以证明其水平的提高与能胜任某项工作。 应让非全日制(第二学历)教育更规范,提高公信力。

一些学校对全日制教育”牧羊式”教学,真正学到的知识可能比一个勤奋的自考生少。 以”原始学历(第一学历)”为晋职的要求但如获得非全日制教育文凭,其获得的程序公正、确实优秀也晋职。 看学历,但不惟学历重能力。不少人才没经过全日制高等教育(参加工作前原始学历不高),但是自学成才科研素质、工作能力强也不计其数。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如著名的华罗庚先生,自学成才并不妨碍他成为世界数学家。

一个人的综合能力,后天的勤奋与努力才是重要因素。青岛港桥吊专家许振超只有初中文凭,他刻苦钻研技术,一年内两次刷新世界集装箱装卸纪录。比尔·盖茨大学没毕业,成了世界著名公司老板。 不少没有受过全日制高等教育的人在全国各项大考中成为”状元”。一名受过函授教育的人通过自学在全国司法考试中成为惠州市”状元”等。

更多人建议求职者应该努力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科研能力强的人在日常工作中肯定都冒尖出来,不用担心被埋没。沦落到”被人挑”的博士,科研实力可能一般般。科研做得好的即使出身差点,也会被人发掘并力推,进而视那些歧视为无物。

湖北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叶显发不建议用人单位如此”拘格选人才”,也鼓励大学生不要怨天尤人,尽可能让自己强大起来。”学历只不过是历史,而学习能力、工作能力等才代表未来。有真本事,走到哪里都不愁伯乐。”

比起普通大学(第一学历)的”零淘汰率”,一门门考的自学考试(第二学历)就难多了,能拿下自学考试本科文凭的人,其学识并不比一般本科生差。

教育部门强调成才有多种途径,世人不必都盯着高考这座独木桥,但”第一学历”歧视、”原始学历”歧视、”高考定终身”、查三代仍有发生。国家承认”专升本”、自学考试和成人高考, 就该对这些学历一视同仁,不分什么”专科起点”、”高中起点”或是全日制、非全日制。

根据我国”就业促进法”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应当向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公平的就业条件,不得实施就业歧视。实施就业歧视的,劳动者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少数用人单位守法意识不够,侵权成本低;应聘者维权意识不足,维权成本高,进一步纵容了用人单位的歧视行为。

教育部严禁发布含有限定985高校、211高校等字样的招聘信息,严禁发布违反国家规定的有关性别、户籍、学历等歧视性条款的需求信息,严禁发布虚假和欺诈等非法就业信息,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就业歧视。加强对毕业生的法制教育,提高毕业生维权意识,积极创造条件,切实维护毕业生的合法权益。

把品德、知识、能力和业绩作为衡量人才的主要标准,不唯学历、职称、资历、身份,不拘一格选人才。 打破学历坚冰,体现了崭新的人才观。鼓励人人作贡献,人人能成才。党政人才要重在群众认可;企业经营管理人才要重在市场和出资人认可;专业技术人才要重在社会和业内认可。 看学历,但不惟学历重能力。

打破人才身份、学历类别的歧视,只要有才华有能力,就要大胆起用,发挥他们的聪明才干造福社会。

人才的核心在于”掌握知识和技能进行创造性劳动并作出贡献”, 给非全日制毕业生与全日制毕业生公平竞争的”起点”,能不能胜出,看具体能力。

原始学历歧视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